山東正嚴打的黑惡勢力 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

稿源時間:2018-08-24 17:03:21  文章來源:大眾網  作者:廖雯穎 責任編輯:高靜
【申通快遞香港】根據8月22日,山東省公安廳召開的全省公安機關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新聞發佈會,通過動員羣眾廣泛參與、有獎舉報,1 3的涉黑涉惡線索查證屬實,目前已有850餘名涉黑涉惡人員投案自首。

  説起“黑社會”,很多人會聯想到意大利黑手黨、日本的山口組、美國黑幫還有香港電影裏一度大熱的古惑仔。

  而對不少人來説,“黑社會組織”這個詞時有耳聞,卻又稍顯神祕。根據8月22日,山東省公安廳召開的全省公安機關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新聞發佈會,通過動員羣眾廣泛參與、有獎舉報,1/3的涉黑涉惡線索查證屬實,目前已有850餘名涉黑涉惡人員投案自首。

  有心關注政法新聞的讀者會發現,近期關於掃黑除惡的新聞尤其密集。難道是因為黑惡勢力變猖獗了嗎?知事君告訴你原因:當然不是,是因為國家加大了對黑社會的打擊力度,掃黑除惡的成果更加密集湧現。

  具體是怎麼一回事呢?

  對黑惡勢力“依法從嚴查處”

  今年1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發出《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》。《通知》明確要求,把掃黑除惡和反腐敗鬥爭和基層“拍蠅”結合起來,深挖黑惡勢力“保護傘”。

  在年初召開的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,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,既抓涉黑組織,也抓後面的“保護傘”。

  2月,最高法、最高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聯合發佈《關於依法嚴厲打擊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的通告》,指出黑惡勢力是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毒瘤,是人民羣眾深惡痛絕的頑疾,必須堅決依法予以打擊。

  根據通告,3月1日前主動投案自首、如實供述罪行的,可以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。拒不投案自首、繼續為非作惡的,“將依法從嚴懲處”;而“對於為黑惡勢力違法犯罪人員充當‘保護傘’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,將堅決依法依紀查處,不管涉及誰,都要一查到底、絕不姑息”。

  和有些人想象的“黑社會”不一樣,不少經媒體曝光的黑惡勢力,其實並不是文學和影視作品裏那種囂張跋扈、刀尖舔血、一言不合就街頭火併的“刻板印象”。他們的為非作惡,可能更加日常,滲透到老百姓生活的許多方面,縣城、農村、城市的任何角落,都可能有黑惡勢力的存在,擾亂老百姓正常生活秩序,造成惡劣影響。

  房產中介也能是“黑社會性質組織”

  根據公開的案例梳理髮現,當前基層滋生的一些黑惡勢力,很多還具有一定的傳統黑社會組織特徵,比如有明確的組織者、骨幹成員基本固定、有一定的“行規”、進行敲詐勒索、欺行霸市、尋釁滋事、圍堵鬥毆等違法犯罪活動。

  除了赤裸裸的強佔豪奪,有些團伙開始試圖披上“合法活動”的外衣,比如非法高利放貸、暴力討債、壟斷經營,還有在網絡曝光社會負面新聞方式敲詐勒索他人財物,或是充當所謂的“民間調停人”,利用QQ、微信等信息化工具臨時糾集,插手糾紛,擺平事端……

  近年來,隨着各地打黑除惡力度持續加大,浮在面上、組織嚴密、暴力突出、影響重大的黑惡勢力犯罪團伙明顯減少。但不容忽視的是,不同於以往赤裸裸的暴力方式,一些黑惡勢力的活動漸趨隱蔽。

  知事君舉個例子:房產中介也是“黑社會”,是不是有點想不到?

  根據《法制日報》報道,8月15日,湖北”房屋中介涉黑案》一審判決,17名涉案人員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至19年不等,這個羣體都是“安逸之家房地產租賃有限公司”和“鴻潤德房產經紀有限公司”的工作人員和領導階層。

  這個全國首個被定性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房屋中介都幹了什麼呢?他們一方面在網上尋找房源並和房東簽訂代租合同,又在網上發佈消息、在街上張貼“一手房源”“房東直租”的小廣告攬客。

  房東催租時,他們就以“資金鍊斷裂”為由搪塞,而簽訂的合同裏卻並未註明公司違約責任。不少房東收不到房租就直接將租客趕走,將房門換鎖,令租户蒙受不白之冤。

  經查明,這個組織即針對房東又針對租户,採取哄騙、威脅、暴力等方法兩頭盤剝,達到攫取高額利潤的非法目的,近3年非法獲利超過千萬。

  再來看山東警方通報的濟寧一個冒充政府部門執法組建“煙火爆竹稽查大隊”的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。

  濟寧楊某軍自2005年,為壟斷、控制鄒城市煙花爆竹銷售市場,偽造政府公文、印章,私設“鄒城市煙花爆竹管理辦公室”,自封“辦公室主任”。招募社會閒散人員組建 “煙花爆竹稽查大隊”,內設大隊長、副大隊長、中隊長、指導員等職務,冒充政府部門執法,形成了以楊某軍為組織領導者的重大涉黑惡犯罪團伙。該團伙對鄒城市煙花爆竹經營商鋪、集市攤點等進行非法搜查,只允許銷售楊某軍的煙花爆竹,其他渠道購進的煙花爆竹一律予以“沒收”。對不服從者,進行恐嚇、威脅、辱罵、毆打。該團伙的違法犯罪活動,造成鄒城市煙花爆竹價格遠高於正常市場價格,造成惡劣社會影響。

  打擊黑惡勢力還要拔掉“保護傘”

  更有一些黑惡勢力,千方百計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,尋求“保護傘”,鞏固和擴張其社會影響力。在農村,一些黑惡勢力通過賄賂拉攏基層幹部來染指基層政權,有的則直接通過霸選、騙票等方式,謀取利益、橫行鄉里,成為“村霸”。

  山東煙台楊某涉嫌惡勢力團伙案件就是一起典型案件。楊某在村“兩委”換屆期間通過威脅、恐嚇等方式強迫部分村民投票,促成其姐夫馮某某成為村主任兼黨支部書記,把持村集體事務。據山東省公安廳介紹,類似楊某這樣樣,有些農村黑惡勢力藉助家族、宗派影響,操縱、控制農村“兩委”換屆選舉,把持基層政權,侵吞集體財產,強佔集體資源,為個人、家族牟取非法利益。

  更有極個別公職人員和基層幹部不僅充當黑惡勢力的“保護傘”,自己都成了黑社會性質組織一份子。

  比如此前山東省紀委通報,煙台海陽市商務局生豬定點屠宰管理稽查大隊原大隊長範向東,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並充當“保護傘”。

  2003年至2014年,以海陽市人大代表、雙城肉類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修建龍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,通過有組織地實施故意傷害、尋釁滋事、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活動,壟斷經營海陽市生豬屠宰和生豬產品銷售市場,“以商養黑、以黑護商”,獲取鉅額經濟利益。

  2009年至2013年,範向東通過為該組織成員辦理生豬定點屠宰管理稽查大隊協管員證、抽調該組織成員幫助開展稽查執法活動、查處不屬該組織控制的經營者等方式,幫助該組織控制市場;並加入該組織,成為重要成員,參與多起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。範向東受到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,司法機關已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
  通過公開曝光,不難發現,很多基層腐敗與涉黑涉惡問題交織,帶來嚴重危害,而“保護傘”正是助長黑惡勢力滋生蔓延的重要土壤。這也充分表明,掃黑務必除“傘”,懲惡務必反腐,只有堅決剷除“保護傘”,方能將黑惡勢力斬草除根、一網打盡。

 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 廖雯穎

  壹點號 濼源知事

 

歡迎廣大網民為中國網山東提供新聞線索,積極投稿。中國網山東熱線電話:【申通快遞香港】 投稿郵箱:zgwsdchina@126.com 中國網山東微博://weibo.com/aixinqiye 微信公眾號 :sdpdchina

0